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县情研究 > 县情纵议

以村庄扩容升级乡村生活质量

党红梅
时间:2018-07-05  来源:  浏览:

 

 

党的十九大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对三农发展意义重大。但对三面环海且地处热带区域的徐闻县而言,全国可供借鉴的县级样本并不多,如果添加因千百年位处边疆而远离主流先进的涉农、涉海技术的影响因素,全国可供借鉴的县级样本寥寥无几。徐闻县的乡村要振兴,需要更多的深入思考。

 

 

一、徐闻县自然村存在的样态

要实现乡村振兴,人的因素是关键。要调动、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人群所处的具体自然环境、人文环境又是决定因素。宏观来说,20101028日起生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划开了基层政府和乡村社会的权责边界,表明自此开始的乡村进入一种前所未有的新境况中。微观去看,一方面,乡村社会承担起了自治功能,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居民获得了最大限度的自主。另一方面,基层政府撤退出了乡村社会的大部分公共管理及私人领域,更多时候不再回应居民的家庭与个人的精神状态。由此关注自然村,或许可以找寻到乡村振兴的突破口。

 

曲界镇自然村存在的样态  

曲界镇是一个有5万左右人口的农业乡镇、省级中心镇,早在1958年曾荣获国务院的“建设农业社会主义先进单位”,其后每年都获得不同上级部门颁发的农业类奖项或称号,2014年进入全国重点镇名单中。居民以种植业为主,居民收入中菠萝的营销及其加工品的收益占了很大比重。从地理上看,曲界镇13个行政村、2个农场的地域内分布了128个自然村,四散在160平方公里的丘陵地带。人数在100-500人之间的自然村有113个,占总数的88.3%。其中,100-200人的自然村有30个,占总数的23.4%201-300人的自然村有34个,占总数的26.6%,参看图1

    

图一.jpg

 

在这个因创造了“菠萝的海”而较富裕的特色农业镇中,大埚农场1队、高西行政村的新建村、南胜行政村的新沟村、愚公楼行政村的水尾村4个村庄不到百人,其中,大埚111户人家有48口,新建村15户人家有62口,新沟和水尾村分别有64人、80人,而且这4个自然村没有贫困户[ii]或贫困人口。

图二.jpg

 如图2所示,曲界镇境内50户以下的自然村有35个,占总自然村数量的27%50户以下且人口不过500人的自然村有54个,占自然村总数的88%50户以上且人口超过500人的自然村有15个。千人以上的村庄分别是愚公楼、仙安村、佛图村、调晓村、那郎等。其中,愚公楼以1688人成为曲界镇人口最多的自然村,各类设施较为齐备,代表了徐闻县乡村自治近二十年的成果。

㈡ 下桥镇自然村存在的样态

下桥镇是个省级中心镇,属于徐闻县经济第二大镇,境内150平方公里的地域内分布了北插、桥北、桥南、那利、南丰、旋安、迈埚、信桥、拔园 、高田、石板、北良等12个行政村,共辖116个自然村和2个社区、1个乡镇农场。人均土地面积较多,22.5万亩的地域上生活着4.8万人,人均土地4.7亩,人均耕地1.3亩。

下桥镇116个自然村不规则地分散在宽阔的红土地上。百人以下的自然村有后田、新桥和糖寮山3个。后田隶属于北良行政村,在国道和省道间的宽阔地带,与猪母湖、八角塘、那满坑、北良等自然村构成了锐角。新桥和糖寮山隶属于旋安行政村,散布在国道附近。19-20户的自然村有后埚、陈宅、东坑、加丁头、那有等5个;50户以下自然村54个,占自然村总数的47%。参看图3.

 

图三.jpg

下桥镇的自然村与人口呈现出小而散的特征,参看图4。百人以下村庄有3个,占自然村总数的3%100-199人的自然村有25个,占总数的22 %200-299人的自然村有32个,占总数的28%300-399人的自然村有14个,占总数的12%400-499人的自然村有15个,占13%500-599人的自然村有12,占10% 600-699人的自然村有8个,占7%700-799人的自然村有5个,占4% ;千人村只有2个,北良村有1171人,高田村有1243人,占自然村总数的1.7%

 

图四.jpg

 

下桥镇的行政村与自然村布局也颇有特点。信桥行政村下辖的自然村最多,达到21个;南丰行政村管辖的自然村最少,只有2个。下桥行政村下辖13个自然村,富有特点的是,陈宅有19159人,户均8.4;除了黎宅村547人、横都村598人以外,其余11个村庄人口均低于500人。

 

㈢新寮镇自然村存在的样态

新寮镇在十余年前是个靠船舶通行的岛屿,土地总面积是12.2万亩,已经利用的土地面积是6.6万亩[iii],土地利用率占54%。一方面,由于地处海岛,台风多,水土流失严重,部分耕地逐步盐渍化,旱涝保收的良田面积有所减少,耕地占总面积的24%,所以,新寮镇的产业以种植业为基础。另一方面,新寮镇四面环海,得天时地利之故,沿海的渔民以远洋捕捞、近海养殖为业,对虾、杂贝、网箱养鱼和青蟹等的养殖趋向养、产、销一体化发展,这是新寮镇正在做大做强的产业。

新寮镇的地理呈椭圆形,整个岛屿除了通行的公路之外,四周的近海区域布满了大小整齐的池塘,既便于引导海水进入池塘,就近照顾养殖物,也为防范台风带来的危险。人类生活在岛屿的中心地带,10个村委会的81条自然村和1个农场,趋向岛屿中心坐落。总数5580户的3.3万人口分布成大大小小的聚落,据不完全统计[iv]20户且人口不过百的三岭、云路、南边园、后塘、下湖和新村等自然村超过6个;200人的自然村超过18个;500人以下的自然村六成有余,参看表1. 

 

表1新.jpg

 

新寮镇的居民们是一个由历史传奇聚合而成的群体,新寮的农人、渔人无论是聚少而居,还是聚众而居,绝大多数村庄都蕴藏着有待发掘的丰厚历史。历史厚重如云路自然村,15户人家63人,其祖上明代落脚于此,清朝时分离出去了如今的下寮村、建安村,贡献给历史的是被列为第二批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云路傩舞”。文化闪耀如田头村,3601810口人,陈姓明朝建村,解放战争时期成为游击根据地,也有后人11人定居香港、14人因文彩走向内陆。

 

二、徐闻县自然村走向现代化的困境

乡村的现代化同城市现代化有着大方向的趋同性,农人、渔人在物质、文化、环境和社会发展的追求方向上与其他职业的人类似,至少在出行便捷、医疗及时、教育丰富等关键领域的供给要满足多数人的需求。就此观察的徐闻县农村、渔村,自然村的居民们面临出行、医疗、教育等具体问题,面对的是由此衍生而无从得到援助的难题。

 

㈠ 徐闻县自然村村民的出行不便捷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中央政府对边疆地区的管控力薄弱,徐闻县各个行政村与自然村的布局大多数随形就地,或者是为了就近取材建房,或者是便于就近取水,或者基于就近耕作,或者为防范人祸,大多四散在雷州半岛的近海区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历史上所存在的倭寇、匪患、族群争斗等不安全问题得到彻底根除,才形成了现在政府办事机构的分布格局:西连镇、迈陈镇、龙塘镇、前山镇等五个滨海,角尾乡、海安镇、和安镇、锦和镇等六个近海,曲界镇、徐城街道办、城南乡、城北乡等四个腹地而建。但是,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各个乡镇政府机构驻地的通行日渐成为问题,提到了县乡两级政府管理的议事日程上来。

最早暴露出来的是207国道东向数个乡镇通行的难题,由于曲界镇现有的省道与县级交通构成“X”形状,一边的两段分别沟通着雷州市调风镇、徐闻县城,另一边的两段分别连接着前山镇和下洋镇、锦和镇与和安镇、新寮镇,增大了曲界镇政府驻地的通行压力。后来,207国道西向的三个乡镇也暴露出了通行难题,徐城、城南、城北与西连镇、角尾乡的省道在迈陈镇成“Y”形状,迈陈镇作为核心端点承担了日益增多的车流。近两年每逢节假日,曲界镇、迈陈镇街道堵塞的货运车、私家车等绵延几公里,乡村村民想趁节假日运出来赚钱的农产品必须前一天晚上或凌晨三四点就动身,尤其在五月到十月间的节假日,城区居民对欠新鲜的果蔬、鱼类微微皱眉,乡民对本来可以趁着新鲜售出高价的果蔬、鱼类,却受交通拥堵不得不降价贩售也是心有怨言的。

各个乡镇管辖区的自然村的通行也存在各种各样的不足。如猪母湖后田等自然村行政上隶属于下桥镇,直线距离是21km,村民办事的陆路距离更接近曲界镇, 直线距离是16km。尽管“村村通”工程的实施让两个自然村实现了硬底化,但猪母湖的村民外出必须拐出乡间公路,然后进入县道693号,接着拐来拐去地穿过后塘行政村,再拐来拐去进入下桥镇政府驻地,实际距离是30km。曲界镇的关草塘、九头田等自然村位于省道376289和县道696694构成的长方形中心,孤零零地矗立在近乎广袤的红土地上,前后、左右都靠不着。尤其关草塘村,到曲界镇政府驻地的直线距离是6km,到龙塘镇的直线距离是21km,最近的自然村只有比它户数、人口更少的两个,分别是1km1.5km,参看图5.

 

图五.jpg

 

由此可见,乡村要走向现代化,必须通过城乡的观念互动、物资互动来实现,首要的基础是实现交通便捷。尽管电视、互联网能够突破空间距离,将新鲜的信息及时传递给村民,但前提是村民能富余出时间。如果家家户户把时间花费在“能”将农用物资、农田物产运进、运出的路上,继续着半传统的农作物种植、家禽养殖模式,依靠勤劳在红土上的地理优势、热带气候下的优势等取得收益,生产经营组织机制和技术应用进步的优势不明显,那么,对村民而言,乡村振兴战略像红土地上空的白云,洁白得诱人。

 

㈡ 徐闻县自然村村民的医疗不方便

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一方面,由于乡镇卫生院的公共财政投入少,在维持水电、纸张等日常办公费用之后所剩无几,医务人员的绩效工资、保险金等津贴和福利落实不到位,导致部分专业技术人才取得执业资格或者中级以上职称后马上外流,降低了乡镇卫生院的医疗水平,遂使乡镇卫生院的运行机制越来越倾向于市场化。有的卫生院要靠提高医疗费用来偿还贷款或融资购买的大型医疗设备等费用,有些由于招标采购的部分药品价格不断升高,有的为“创收”随意提高药品价格、服务价格。甚至衍生出了管理问题,有的医务人员涣散了执业精神,业务不精通、技术不过关;有的“吃拿卡要”,收取患者家属红包;有的看衣待人、贱看村民,语言生硬、态度冷漠;有的医务人员对患者及家属缺乏人道关怀。另一方面,土地的家庭承包制以后,偏远行政村、自然村没有了集体经济,或者集体经济微弱,村级财政支付不起赤脚医生的养家糊口需求,赤脚医生忙于生活,淡出了乡村。自然村的日常医疗问题转向了村民的经验式自救、行政村私人诊所购药的方式。而本应服务于村民的乡镇卫生院在市场化以后,医疗费用超出了部分患者及家属的承受力和期望值,市场化的相关配套制度也没有降低乡民的医疗费用,逐渐出现了医、患互不信任的风气。缺器、缺药、缺良医的乡镇卫生院难以扭转不良的医患关系,村民们对乡镇卫生院的不信任度与日剧增,越来越多的村民不顾路途遥远,耗费财力、人力奔波到县、市医院去看病,逐渐形成了如今的看病难、看病贵问题。事实上,在“精准扶贫”战略实施的精准识别阶段,农人、渔人因病返贫占所有致贫因素的三成以上,成为徐闻县的第一返贫因素。                     

除此而外,村民们的医疗出现问题与观念得不到更新密切相关。一些“50后”“60”“70后”的村民接受学校教育的时间短,继承并沁染了传统的观念和生活习惯,要接受先进的养生观念,低成本的有效途径是散入高质量聚居人群,在日常生活中一点一滴的示范、影响下予以改变。但自然村偏远人少的生活环境,使外来人所带来的新鲜观点常常很难在村民脑中留下痕迹。繁杂的田间、海上忙碌占去了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电视、互联网成为了村民休息间歇的娱乐型调剂,完全没有被发掘出应有的其它功能。因而,相当多的村民不懂得病理,有个头痛身热不去看医生,以为硬抗就没病了。明显生病的,多是买一些简单的廉价药物,有的甚至不要医生诊断便自作主张:“来两片止疼药”。还有的村民患病后不是去求医就诊,而是去求神问鬼拜菩萨。

目前医疗制度中有一种预防疾病的宣传机制,具体做法之一是在特定节假日张贴广告,在集贸市场、乡镇繁华处做咨询、做简单的体检。这种做法,难以做到家喻户晓,必然难以惠及广大的自然村村民。做法之二是以年或月为单位,就某种疾病的预防、检测“送医下乡”,但不能从根本上改善村民亚健康的生活习惯,也无力扭转“小病拖、大病扛、重病顶,顶不过去见阎王”的局面。至于公益性的社会组织,一则本县数量极少,专业化程度很低,二则被进入自然村的成本过高吓退。

三、徐闻县升级自然村生活质量的对策

 从实际效果看,城市有物资丰富、资讯发达、交通相对便捷、医疗先进等优势,带来了经济、社会、文化及观念等各个方面的进步。因此,扩大聚落是乡村发展、提升生活质量的必然趋势。

 ㈠ 搬迁自然村、扩容行政村的必然性

从县乡财政[v]使用机制上看,徐闻县的自然村村民小组长、行政村村干部总人数两千余人,每年要支出一部分以解决干部后顾之忧;每年有一部分要用于保障基层组织正常运转;有一部分要支持水、路、电等“村村通”工程;有一部分要用于农村、渔村的生活垃圾处理……其中有个党委、政府要面对的长远难题,自然村越分散,用于提高居民生活质量的财政支出获得的收益越低,有部分属于无效支出,甚至产生背道而驰的副作用。参看图6,角尾乡北注村的“迷”式居住格局,导致公共基础设施如通行、照明、饮水等建设成本、维护成本非常高。遵循经验知识是文字知识的基础的历史规律,长期“迷”式生活格局所形成的行为方式,使村民转向公民要付出较高的成本,父母、学校和社会培育这种环境中的后代也要付出较高的精力,耗费较多的财力。

 

图六.jpg

   从村民角度看,距离城镇越远,生活质量越低,参看2、图72列举了新寮、下桥、曲界三个乡镇中百口人以下的自然村。由于下桥镇坐落在207国道公路两旁,少数自然村分布在县境腹地,贫困人口不多;曲界镇的村民受惠于菠萝产业化,4个自然村没有贫困人口;新寮镇由于历史上一直远离县级政府驻地,如今的公交、私家车没有从根本上改变居民们资讯不畅的状况,又受养殖技术、耕种土地少、台风侵袭等影响与制约,六个自然村中村村有贫困户,新村20户人家有14户陷入贫困,贫困率高达70%

 

表2.jpg

  

乡镇间的比较,也同样印证了空间距离对自然村民生活的影响。在图7中,下桥镇人口最多,贫困人口最少,贫困人口占其总人口数的1.5%。新寮镇总人口最少,贫困人口较下桥、曲界为最多,占该镇总人口的9.2%。曲界镇的总人口、贫困人口在三个乡镇中居中,贫困人口占该镇总人口的4%。值得深思的是,下桥镇地处国道边,距离县城14公里,铁路、高速路穿境而过。曲界镇位于省道边,距县城27公里,新寮镇距离县城69公里。由此可见,搬迁自然村、扩容行政村势在必行。

 

图七.jpg

              

一是当前的土地家庭经营机制,由于户均耕地面积狭小,农人的劳动工具比较传统,生产效益低下,机械化的大生产因增高了耕作成本、增多了农人间的生产矛盾而难以施展,由此面临的是农产品的成本不断增高。二是当下乡村家庭越来越瘦小,常常是两代、最多三代人生活在一起,由于家庭成员必须身兼多种职责,不得不学习多种技能、承担多种劳动,生活质量不高。三代同堂与陈宅村那样四代同堂的八、九口之家,数代人之间的生活理念有很大不同,后代常常由于孝敬老人受到束缚,观念更新较慢,日常生活中又因赡养之责,分享不到农事专业分工带来的轻负担、高收益,这样的家庭致富比较困难。三是自然村中的农家、渔家分散经营导致经济规模过小,难以收获规模经济带来的收益,进而很难投钱在乡村公用的基础设施上。如图5示的有52户人家的关草塘村,与已经硬底化的235乡道的直线距离1.1km,按照目前徐闻县乡村硬底24/公里的工程造价,分摊的成本是人均上千元。如果添加公共照明、公共饮水、公共防灾等投入与维护,人口越少的自然村负担越重。

 

 ㈡扩大聚居群容量的操作性

受科技大发展带来的便利,当前不要说提高乡村居民的生活质量,城区居民的不便日益显现,更谈不上对接海口市、湛江市。因此,首先需要县委、县政府的“顶层设计”,宏观上将历史上由自保形成的民居“迷”式格局转变为“#”式布局,通过城市规划专家和精算师的努力,精算出境内几纵、几横交通网直线距离的最低成本。不但城区建设向“#”式格局迈进,微观上的乡村建设也要重新进行“#”式布局。这种颠覆性的布局是值得的,是着眼于徐闻县的长远发展:日益繁重的城区交通不得不通过“#”字布局去改善,实现乡村居民共享国家发展的成果也必须进行“#”字布局。

其次,徐闻县地处优越的热带海滨,无疑不会出现北方那样的农村破败现象,故而扩大聚居群的容量,在辖区的“#”交通网基础上聚拢自然村建设“#”结构大聚居点。发挥房地产业与众多的产业相关联的特点,利用聚居群建设发挥房地产在拉动GDP增长中的作用,既满足了村民在习俗、就业、购房、生活费用等方面保持了熟悉和能够承受的生活方式,也能孵化出更多的消费,因为人群积聚带动消费理念的改变,必然带动交通工具、旅游设施、农渔加工业、建筑材料、交通运输、商业餐饮、文化消费等行业的兴盛。

第三,容量为3-4000人的聚居群,保障了户均5口人以上家庭的子女从小学到中学的学校教育质量,保障了年轻人外出打工以后的赡养老人的半数难题,为建设高水平的医疗机构提供了人才的流入地,也便于社会组织进村服务,实现“智力”帮助。

第四,扩大聚居群的行政思路,必将催生大聚落所需的新产品与服务。大聚落创建了人口集聚的平台,必然带动了劳动分工,成就劳动技能型人才的成长,推动行业的精细化、多样化。有利于农业的机械化应用,提高了农业的生产效率,减少了从事农业的劳动力。更重要的是开阔了村民的眼界,丰富了村民的经验知识,有利于先进观念、先进技术的扩散,减轻了政府在扶助乡村方面的长远压力。

 

㈢ 扩大聚居群的操作难点

撼动山易、撼动人的习惯难。徐闻县当前的自然村分布格局、人口散居习惯已经有四百余年的历史,过去的政府管理主要采用“以俗治俗”的方式,其效果,在科技不兴、交通不畅的时代,形成了本地族群自主性较高的特征。但当前城区交通日益困难、区域经济发展缓慢等事实表明,单个人的自由产生低效劳动,任由单个人的自由发展必然制约地区发展,向制度要效益、向管理要发展已经摆在政府、公众面前:享受经济发展缓慢中的自由还是经济发展较好条件下的高质量生活?

徐闻县的耕海、农耕经济要发展,既要依赖高素质的人口的推动,也要依靠人口数量的合力。本次调研时,龙塘镇邹瑜彬书记、陈依平副镇长等领导正为“产业扶贫”而焦虑:单个家庭乃至数户村民无法形成人力、物力和财力的产业启动资源;是引进外力推动“养牛计划”,还是引进下桥镇信桥村的桑蚕?事实上,无论选择哪一个,都困难重重,其中最大的难点无外乎观念惯性、行为惯性的改变。但村民生活方式的改变需要大聚居,需要在大聚居的沟通中分享看法、观点乃至观念,因为我有一个观点给你,我没有少,你有一个观点给我,你也没有少,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两个观点,不同的人在交流过程中,会产生第三、第四个观点,信息的化学反应改变了人的行为习惯,进而推动着“农业、农村”的升级。

 

 

 



[i]本文户口数、人口数分别来自来自新寮镇、下桥镇、曲界镇政府。曲界镇的统计数据截止2016年4月,该图中没有南胜、愚公楼、城家、张畴4个行政村的户口数。

[ii]本文的贫困人口数据均来自徐闻县扶贫办,截止日期为2016年末。按照广东省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或略超过4000元的扶贫标准。在本轮精准扶贫战略中,曲界镇有贫困户556,贫困人口1605。

[iii]耕地占土地总面积的24%,林地占土地总面积的13%,园地占3.7%,水域占3.5%,全镇居民点和独立工矿用地、交通用地、水利设施等建设用地占土地总面积的8.4%。

[iv]收集到的自然村庄数据有64个,占新寮镇自然村庄总数81个的79%。

[v]《徐闻县2016年预算执行情况和2017年预算草案的报告》,徐闻县政府网。

[vi]新寮镇自然村的贫困户与贫困人数的统计不完全,应是比表中所列举的状况更为严重。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