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县情研究 > 县情纵议

徐闻婚俗中女性自主性的流失

时间:2016-02-20  来源:中共徐闻县委党校  浏览:

 

党红梅
 
“男大当婚,女人当嫁”,被视为人生大事。婚俗,既表现了时代变迁的缩影,又表现了区域性的两性关系,还折射了主体的自主性状况。
一、徐闻传统婚俗的仪程与特征
徐闻县,现属广东省湛江市辖县,位于中国大陆最南端,辖区陆地面积为1605平方公里。但在华夏古代史上,徐闻辖制雷州半岛的时长超过了独立县制的时长。
一是公元前111年——公元971年,徐闻曾辖管整个雷州半岛,为时1082年。从公元前111年被西汉设置为县级行政区划到唐代的公元758年,徐闻下辖整个雷州[①],隶属合浦郡,也曾(以齐康郡)管辖徐闻、遂溪、海康三县。从758年(乾元元年)开始,徐闻才开始了较为稳定的县制[②]
二是从971年——2015年,徐闻成为不同历史时期的县级行政单位。徐闻真正成为雷州府下辖的县级行政单位,始于971年北宋废徐闻县并入海康县为时邑乡,治所在递角场[③]。徐闻这种县级格局一直延续至今,为时1044年。
徐闻由县到郡、州的行政级别的变化,展现了经济联系、地理条件、地区差异、人口密度等客观因素的变迁,也表明了民族聚落、历史传统、风俗习惯等主观因素的变迁,尤其婚俗的变迁更多地具有雷州半岛区域性。
   ㈠ 徐闻传统婚俗的仪程
徐闻民俗、民居和方言都具有鲜明的半岛特色,通用雷州方言、雷州音乐、雷剧、雷歌等,既有着中华民族传统的内容和形式,受地理环境、历史渊源、政治、经济、文化,生活方式的影响,也有本土自身的习俗和特色。
徐闻婚俗分为婚前仪程、婚时仪程和婚后仪程。婚前仪程主要有三道程序。
一是婚前仪程,包括睇屋舍、押命、问嘴、过礼。“睇屋舍”或“睇门第”为徐闻婚俗中必不可少的程序之一,相当于北方的看屋,主要是为了目测男方的财富状况,以保障女方的生存。古徐闻继承了中原“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婚姻缔结理念,职业媒人介绍提亲属于主流,为了避免职业媒人花言巧语的蒙蔽,女方都必须到男方家中了解男方的家境程度、生活状况。这种仪式与北方一样,既注重男方的经济状况,了解衣食住行的真实情形,也注重男方的社会地位,实地考察所有家庭成员的素养。一般在职业媒人简介男方情况后,女方父兄通过非正式仪式实地考察了解,一般主要了解男方所有家庭成员的口碑,满意之后才给媒人肯定的答复,进入正式的“睇屋舍”程序,通常是女方父母派阅历丰富、值得信赖的亲戚到男方察看,男方设宴款待,并赠送来人红包。
“睇屋舍”程序结束后,“押命”提上议事日程。若男女双方同意联婚,媒人将用红纸书写的女孩的出生年月时辰送给男方,男家将双方红纸命书放在祖宗神台或米缸内,经过三朝没什么大事故发生,即谓之“好兆头”,便可找职业算命师“合命”了:焚香祭祖后,算命师根据阴阳和合理念,察看男女“命书”的匹配状况,(属于古人对男女双方在性格、属相等方面匹配程度的考察),如果认定“八字相克”,客气地终结婚事;如果认定“八字相生”,男方的生辰也同样书写在红纸上,择定吉日,派人送到女家去“押命”,意即该女子命运已经被押在男家了。“押命”的社会含义,一方面与北方一样,以男性为主导,寻找“旺夫女”,尤其重视经济上的兴旺之相;另一方面,更直白地显现了认命的消极心态,重视女人性格上的柔顺,即雷歌中的“嫁狗妃跟狗倒走,嫁鸡妃跟鸡倒啼”。
“押命”后进入“问嘴”环节,男方择定婚期,一般也是请算命师翻看“通书”(日历)选择日期,以求风和日丽的日子。之后,备好酒肉遣媒人去女家,征询女家对婚礼日期的意见。如果“问嘴”顺利,便进入“过礼”仪程。接着“过礼”,分男女两道程序:
男方送聘礼到女家,用红纸书写的“通名帖”上,正面写有“富金”两字,背面有“姻弟xxx顿首拜”[④]字样,选年龄小于女方父亲的、父母双全的男子做送聘礼人,俗称“当大叔”;与之相配的“礼目帖”则写明礼品目录和礼金数目。通常包括对鸡(雌、雄鸡)、猪腿、槟榔、礼饼等,均为双数,意味着好事成双。
女方受礼后的“回盘”,红纸的“通名(回)帖”,一般主婚人多从福禄寿中取双全的伯叔、长兄或同姓代替,根据亲疏写“姻”、“姻家眷”或“姻门眷”等字样,署名下,长辈男写 “鞠躬”、平辈写“顿首拜”以示尊敬,女辈通常署名下写“裣衽拜”表尊敬之意。“礼目(回)帖”除了写明若干退送男方的来礼、女家回礼,其中红纸包装的米粉制成的“状元糕”不可少,包含了对新生代子女荣华富贵的期盼,有些地方还包括了槟榔。
二是婚时仪程,包括摆酒、接新娘、拜堂、闹洞房。摆酒宴贯穿婚礼始终,没什么特别之处;迎亲前夜,新娘“坐夜”不睡,等候迎娶;男方在正日日当午前用大花轿迎亲,其余礼仪乃至拜堂,仪程如同广大内陆地区。值得一提的是拜堂时有两个特别之处:夫妻交合的物化教育和传宗接代的传承。古徐闻属于边疆地区,交通工具以及人才交流的不便,使文字知识的传播受限;村落偏僻、村民数量有限,动物本能的启蒙、开发比较滞后;并且女14-18岁、男15-20岁的初婚年龄,都使为人父母者担忧儿女们不能正常完成夫妻之礼,因此在祭品中特意摆设了极似两性生殖器官交合状的肉物,一般置放祭品中间、新婚夫妻行礼时的显著位置,便于触目可及。与此并排的是一只煮熟的小公鸡头,嘴含小红花,周围用染红的粉丝、针菜装饰,使鸡头高昂,象征祈求祖宗保佑生子旺家,拜堂仪式结束后,未生过男孩的围观女人会一拥而上,抢夺鸡头。夺到者拿回家中夫妻同食,寄托生男传宗的美愿。闹洞房在徐闻称为“打外茶”,未婚男女们拥到新房,喝糖茶、吃花生糖果、嬉戏玩闹,出些难题甚至恶作剧,专看的新郎面红耳赤、新娘的羞答答,借以取乐,直至深夜而散。
三是婚后仪程,包括新妇茶、三朝回门。礼成后的次日,新娘敬茶拜见家公、家婆及家族长者,并收到见面红包,宣告新娘正式进入家族。由于新娘敬拜所用的茶,并非常见茶品或稀有茶品,而是用新的茶盘、茶杯盛着糖茶,故而又叫“饮甜茶”。新娘出嫁第三天的“归宁”,大多数夫妻双方带着必有的阉鸡、猪肉、礼饼、糖果之类,娘家一边杀鸡款女婿,一边把部分礼物分送亲朋邻里,以示一切顺利。
 徐闻传统婚俗的特征
古徐闻婚俗同雷州半岛其它区域一样,崇尚男尊女卑,以男为尊主要体现在婚俗仪程的送字、解贵、安床三环节。
送字,在徐闻是作为男子婚前仪程的内容之一。一般是同龄亲友商议,或请老学究或职业取名人斟酌,装裱或镶框送准新郎挂在厅堂,既传达人们不应再呼其小名或乳名的意义,又表示已经成人,可以做成年男子可做之事,实际上属于传统的孑遗。古人名与字[⑤]的基本功能有三个,起名是为了分彼此,成人后,别人不宜直呼其小名;取字是为了明尊卑;加冠取字后可以“治人”。在内陆地区,先秦以前的男女都是出生后取名、成年时取字。两汉时期男尊女卑、两性内部的等级制严酷起来,“取字”成为贵族阶层、知识阶层的专利,男子加冠取字以示“治人”的含义逐渐消失,女子成人礼的取字习俗也正式消亡,只留下了个别成语,如“待字闺中”表示没找婆家。到两宋时已经不准下层社会的人取字。但明清时代,三教九流的男子人人都可以取字,徐闻建国前的男子婚前取字正是这种传统的继承。
  “解贵”,是徐闻男子特有的婚前仪程,含有对所契之神的感谢、脱离神灵庇佑的标志、安床以示新阶段生活开始等意义。要“解贵”当然要有“拴贵”,“拴贵”是父母在儿子出生后的第一个神诞日,带到神庙里,一是给孩子取名,一般包含了父姓、神灵的一个字、属于孩子的汉字,二是给孩子脖子上戴用红绳串连起来的一串铜钱(“贵钱”)。三是以后每一年的神诞日,契了神的孩子都要到神庙里,取下旧“贵钱”,换上新“贵钱”。这一种“换贵”仪式一直要坚持到大婚前一夜的“解贵”仪式之后。“拴贵”“换贵”“解贵”持续近二十多年,实际上是父母将儿子的生命以看不见、看得见的两种形式牢牢地攀附在神灵上,祈祷神灵时时刻刻佑护男孩安康。徐闻男子婚前“解贵”大约持续一夜,在庭院的中堂前,摆上香案神牌或神像,摆上祭品,在亲友围观中,身着红巾、红袍的道士左手执“鎯刀”、右手执“号角”,在铺好的席子赤足边跳舞边念念有词,大约鸡鸣前后,道士弯身面对祭桌上的白条生猪(一头)或猪羊(各一只),用嘴衔住猪耳朵,双手用力托住猪屁股,使猪紧贴自己肚膛,拖起白猪走几圈,才算还愿仪式结束。在“解贵”仪式过程中,男家还要请命好有福之人为新房安床、摆物,以求夫妻和美早生贵子。
徐闻女子婚前仪程有哭嫁、“咬脸毛”和“三梳”两个环节,其中,哭嫁更多地体现了传统 “女卑男尊” 的承继:徐闻准新娘持续月余的“哭嫁”,被今人狭窄为以唱哭嫁歌为主、可为被哭者带来好运的一种民俗:准新娘与女友有说有唱,遵循一定的格式和韵律,相传要持续月余,内容便丰富起来,一哭自己、二哭父母、三哭兄弟……但回溯历史,“哭嫁”实际上是女人被抢的结果。夏商周时期抢女人比较盛行,《易经》爻辞云:屯如邅如,乘马班如,匪寇,婚媾……乘马班如,泣血涟如。从女子“泣血涟如”的情形,可见被抢女子离开亲人的恐惧、不甘愿又无力自保的恐惧。到了秦汉乃至建国前,抢女人现象越来越少,但其中某些环节已经渗透入婚俗之中,如新娘蒙盖头,属于抢亲者防止被抢女子认清路线逃跑的补救办法。徐闻“哭嫁”也是被抢女人无可奈何的一种宣泄,大多包含了离开熟悉环境的难舍、对婚后命运难测的恐惧……由于时代变迁,传统的真实哭嫁内容,正史无记载、野史又误解,不得不湮没在历史中。
“咬脸毛”和“三梳”相当于现代化妆程序,一般发生在新婚前一晚,善于化妆的年长女用线绞掉新娘脸部的茸毛,子女双全的婶嫂辈,一边为新娘梳头,一边口唱三梳歌:一梳白发齐眉,二梳早生贵子,三梳儿孙满堂。
二、徐闻现代婚俗的变迁
   虽然徐闻距离广州比较远,但网络、手机的普及迅速地缩短了时空距离,现代化的观念深刻地改变着这块红土地,婚俗最能体现这一历史变迁。
 ㈠自由婚恋式婚俗的仪程
随着社会的进步,恋爱自由被法律规定为一种现代权利,于是,自由恋爱成为青年男女的普遍行为。在徐闻,通过自由恋爱而结婚的比例慢慢升高,逐渐表现三种倾向,第一种是平等式,双方最大化地平等协商解决结婚的一系列仪程序,主要体现在婚前的礼金、婚礼和回门三环节,其中的回门,本来属于婚礼的最后环节,在正常情况下多是礼节式的,出现劳燕分飞的情况极少,现代人也多不重视。
礼金在现代婚姻中主要体现在两个环节上:订婚环节的礼金分两类,一类属贺仪性质的礼金,以男家正式举办订婚宴为标志,一边是男家的亲友相聚吃酒并聊表祝贺,一边是女家通过正式的订婚仪式接受男家的礼金。一类属于非正式的、见面礼性质的礼金,是男女青年第一次拜见双方父母的必有程序,无论属正式会面与否,礼金的出现与否主要表示了家长的立场和态度。所以,双方均不在意礼金是财还是物、给多还是给少,只要年轻人拿到礼金,就进入下一个程序。当然,女孩子拿到较多的礼金,当然意味着深受未来夫家的重视。婚礼环节的礼金有三类,一类是婚礼前夕男女双方互赠的礼金,一般整百地计算双数,象征白头偕老,也有的喜欢包含有六、八、九的,取“禄”“发”“长长久久”的含义。徐闻女性的经济地位与社会地位一般性地低于内陆,女方家接收的礼金大多在万元以下,完全不能与北方女子5-10万的礼金数量相比,因此,女方在婚礼当天对男方的回礼也很少。一类是男家婚宴现场收到的贺仪,通常都用红包,里面礼金数目是根据主客关系的厚薄状况,或与新郎的远近亲疏关系而定。一类是女方婚礼当天送嫁前收到的各类贺仪,包括新娘父母、兄弟姊妹及新娘本人的同事、朋友的贺仪。
徐闻婚礼的婚礼形式多样,根据场地的不同,主要地分为自办和酒店宴客两类。酒店婚宴的一切工序交由酒店和婚庆公司,亲友中午开席前赶到,像赶场子一样匆匆吃完,然后一哄而散,省心、省力、省事。自办婚宴一般多在乡村,男家父兄主导,婚宴前几天就开始操持,分配各类人群的工作任务。有的负责采购婚宴食材,有的去租赁桌椅碗筷等,有的负责厨师、配菜师。婚礼前一天,临时厨房灯火通明,宰猪宰羊、摘菜洗碗,忙个通宵。婚宴当天,男家人头攒动,临时厨房里,厨师们忙在热气腾腾的锅炉旁,打下手的男女挥刀剁白切鸡、烧鸭、烧猪……一到饭点,炒八宝饭、炮鱼肚、煮元蹄火腿等陆陆续续出现在喧闹不休的孩子们跟前,汇合着吆喝、音响和清香随风四散。
 ㈡媒妁之言式婚俗的仪程
最早的、有文字记录的媒人出现西周,由于自然状态的生殖力、生殖率不高,战乱、灾害、疾病等又不断消耗人口,因而,职业性、官方性的媒人出现,职能是“掌握万民之判”,“令男三十而娶、女二十而嫁”,故而才有了《诗经》中娶妻之道的“匪媒不得”。到了孔孟子时代,更加注重伦理秩序,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强调父母的责任,又强调媒人的媒介作用,从此奠定了中国传统婚俗的法则,正是由于媒人在制度、民间的作用几乎举足轻重,导致媒人的职业性比重逐渐增强,利益成为驱动力,职业媒人成了不幸婚姻的推动者。
现代社会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早已发生变化。一是传统“父母之命”中的金钱性质不断削弱,重视儿女生活幸福的比重日益加大,婚俗仪程的存在与取舍,都围绕着儿女生活幸福的最大化去选择。二是职业媒人几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电视、报纸、网络等新式传媒工具,年轻人借助这些现代化的方式自行认识乃至约会,即使是商业性质的婚介所也仅仅起到了一次性媒介的作用,婚俗仪程中的媒人仍然存在,但这取决于男女双方的父母。徐闻的部分父母尤其以“70后”、“60后”为主的父母们,对媒人的作用进行了新的阐释:无论何种形式发生的婚嫁关系,注重社会影响的女方父母都要求选定媒人,一则有了缓冲地带,比直接面对亲家少了直面的尴尬、矛盾乃至冲突,能直白地表达要求;二则新旧观念的交替,表现在男家是彩礼的最大化降低,表现在女方则是最大化的升高,调和双方矛盾又保障婚仪的不断推进,媒人的作用尤其重要。
即是说,部分徐闻人将媒人视作一种婚仪浓重程度的标志:这是一种由女方父母介入并主导的婚仪进程。女方父母主导婚仪进程的主要目的在于维护女儿的权益,由于徐闻事实上的男尊女卑,从“睇屋舍”环节开始,女方父母和男方父母的博弈就在进行,住房、彩礼等问题,既是维护自身尊严的一件事,也主要地是维护女儿一生利益的大事,住房署女儿的姓名是必然的,当前的婚姻法不保障婚姻存续期间的女方青春损失权益,彩礼已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所属权的转移,而是集合了各种权益在内的风险金,包括女人因生育后代所发生的生命风险,婚姻存续期间男方出轨的经济风险等,一切都依赖社会经验丰富且爱心第一的父母,千方百计为女儿在婚前争取、筹谋。
三、徐闻婚俗中女人自主性的流失
   古代社会里女性的自主性处于弱化状态,已经被人们视为正常,现代社会里尤其是各类城市中,女性自主性不断增强则被视为正常。在徐闻,女人的自主性仅较之传统有所改变,但变化的实质程度还是低于内陆。
    ㈠婚俗中“风险金”的萎缩
徐闻属于农业大县,农业人口占到五分之四,这就决定了婚俗的传统成分偏多;徐闻属于边疆地区,受儒家文化影响偏弱,且历史上文盲人口一直偏高,也决定了婚俗的传统成分偏多。但是,最能表现传统的彩礼数量却远远低于内陆,应被视为女人自主性的流失表现之一,主要表现在唯一能降低女性婚姻风险的“风险金”萎缩。
不管是平等式、女方主导式还是男方主导式婚姻,徐闻婚俗中礼金的数量普遍性地被压缩在万元以内。一方面徐闻自然灾害频繁,导致徐闻人处于及时消费的生活方式,一则不重视居住条件的改善,加上传统手工业、商业、制造业等远远落后于内陆,导致徐闻人住宿条件较差,在土坯茅屋、石墙茅屋类型的住宿样式逐渐递减中,尚未完全普及到砖墙瓦屋程度,水泥楼房占比也不过半数,这导致了女方同样不重视住房的状况与所属,仅仅着眼于能遮风挡雨即可,为权益得不到保障留下隐患之一。另一方面,如果住房不能被纳入生存保障之内,徐闻女性面临的婚后劳动力价值流失的风险、生育带来身体健康损伤的风险、各种原因导致离异而居无定所的风险叠加在一起,婚前唯一的可行之法是提高“风险金”数量,且必须在婚前实现,但事实是,徐闻属于移民杂居区,属于典型的十里乡俗九不同,在社会变迁中,取中不逐高也成为礼金数量较低的原因之一。二者共同决定了徐闻女人自主性的不断流失。
㈡婚俗中“结婚证”的缺失
结婚证属于现代法律强制性的契约,在一个有56个少数民族、地域广阔的国家里,法律保障的婚内权利与义务必然具有高度求同性,即结婚证书所保障的女性权益已经被降到最低程度。即使这样,徐闻部分女性的权益仍得不到保障,典型表现是“结婚证”的缺失,主要以男主式婚俗为之最。
普及九年义务教育以后,不能继续升学的、高中毕业的徐闻青年男女外出务工,较早地进入婚恋状态,一方面,受青春期动物本能萌动的驱使,试婚、同居现象比较多,女孩本身不具备能力,尚未清楚所发生事件的潜在影响,直接导致男家的实际藐视,通常采取的是不闻不问,任由事态向未婚产子方向发展。即使女方父母尽最大努力替女儿争取权益,也因为女儿作风不检点的事实而尊严流失、人格矮化,完全不可能替女儿争取到本已很低的婚内保障。另一方面,国家计划生育方面的独生子女政策在农业大县的边疆徐闻,产生了普遍的顽抗对策:千方百计生育二胎。为了逃避二孩的社会抚养费的缴纳,无论是农村、城镇受法规规范不严的,还是体制内受政策规范较严格的,不办结婚证书成为最佳选择。由于国家法令不认可事实婚姻,女孩及其父母面对这一现实,无可奈何地任由事态发展。最终导致婚后女人自主性的不断流失,这也是徐闻女性何以面对各种权益损伤而忍辱负重的根源。
 (本文系中共徐闻县委党校县情研究2015年立项课题 编号1511)


[](公元621年)唐武德四年省徐闻郡仍为南合州;(公元627年)贞观元年改南合州为东合州;(公元635年)八年改东合州为雷州,是为雷州之始。(971年)宋开宝四年改雷州为雷州军;(1368年)明洪武元年改雷州路为雷州府。参看嘉庆版重修成的《雷州府志》之沿革卷第2页、第6~8页。
[]原文:乾元元年复海康郡为雷州,领海康、遂溪、徐闻三县。嘉庆版《雷州府志》之沿革卷第8页。
[] 参看嘉庆版《雷州府志》之沿革卷第4页。
[]女家有高龄长辈的,男家应自称“晚生”,平辈的应自称“弟”,小辈的应自称“教生”、“教弟”或“侍生”。署名处必须成双到底;女家则依男家称呼,如男家来帖称“侍生”的系长辈,女家须称“晚生”,余皆仿此。
[] “字”是人名的解释和补充,与“名”相表里,所以又称“表字”。具体有四类:表字和人名意义相同的同义互训式;表字和名意思相反的反义相对式;表字与名互为补充解释或修饰的连类推论式;表字和名意思互为辅助的辨物统类式等。

】【打印】【关闭